学佛人都知道,现在是末法时期,魔强法弱,妖邪之人利用佛法行骗的案例太多,很多人连佛教,佛法是什么都没有搞明白……还在以封建迷信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信众能学习到真正的佛法太难了,这个现状,是众生福报因缘因果使然。佛菩萨慈悲,无时无刻都希望渡脱一切有缘众生,愿诸众生都能早成佛道。佛菩萨虽然有这个愿力,可是因果不昧,解脱成就之路还得要我们自己脚踏实地去走。南无释迦牟尼佛的三藏十二部经典以及所说密典之法就是应众生之根器和相应缘起而说的法。

有一天我休假,我就想给我们的上师(即南無羌佛顶圣如来──编者注,下同)做一顿烫面蒸饺,我很高兴。当我把那个饺子馅拌好,就像平常在家里自己做菜一样,把拌好的生菜馅拿到嘴里尝一尝,看盐味、味道好不好,尝了以后,又把它放回到盘子里去,也就像我平常做菜一样。照常把料放好了,开始自己擀面,正动手包,根本还没有上笼,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响,爆响,简直是!你们不晓得,把我吓得来,因为我站在那儿动也没动啊,正在包饺子,”啪”的一声响,把我吓得来,嗨呀,我侧头一看,在我的旁边,

苏东坡自觉修持有得,有日撰诗一首: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注:八风是指众生于生活中所遇到的“称、讥、毁、誉、利、衰、苦、乐”。)

然后差书童过江,送给佛印禅师,让他评一评自己的禅定功夫如何?

佛印禅师看过后,莞然一笑,顺手拈来一枝红笔,即在苏东坡的诗上写了两个斗大的字:“放屁”,再交给书童带回。

苏东坡本料想佛印会给他诸多的赞美,怎知一看回信中竟是斗大的两个红字“放屁”,不由得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佛印实在欺人太甚,不赞美也就罢了,何必骂人呢?我非立刻过江与他理论不可!”

关于如何准确无误地辨别是圣是凡这个问题,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从五方面做了阐述。这五个方面是:是否撼动“器世界”、是否具有坛城道量、是否具有圣体圣力、是否具有圣心力、是否展现五明圣量。这“五个”方面都可准确无误地鉴别出是不是真正的圣者。

我在这个娑婆世界九十三个年头了,我下面要讲的话,全都是真实诚意之言,只有最愚痴的人才会说假话犯戒,把多生累劫艰辛万苦的修证功德让一把妄言之火全烧光了,我再愚痴也不可能用妄语犯戒把我多年的修证功德给烧成灰烬。所以,我说的话只有几个字,那就是真实不虚,另外还有几个字送给大家:信者得福,不信可怜。

提起神通本领,人们都知道佛菩萨转世的圣者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除了圣者,神仙可以聚则成形,散则成气,腾云驾雾。再者,妖魔鬼怪有“魔鬼通”,正因如此,人们往往会谈“鬼”色变;另外,有些气功师、催眠师等外道也会有神通。神仙、妖魔、气功师、催眠师等虽然有神通,但没有了生死,都属于凡夫之列。

我的恩师是至高的古佛 — 南无羌佛。他老人家为渡众生不舍尘劳,赐予众生福报的30项惊世骇俗的成果,将出成书利益众生,是摄心的作品,而这些只是佛陀上师成就中的点滴。其实,佛陀上师掌握的至高无上甚深的密法,普通人少有知悉。

大家一说到南无羌佛的医方明,都称赞南无羌佛治病救人的功夫了得,连末期癌症的病人都在南无羌佛的手里起死回生,现在又活了二三十年,身体健壮如牛。其实,仅以治疗人的病就称為医方明,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治疗人的疾病只是南无羌佛的医方明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就是佛法真谛中讲到的狭义的医方明。南无羌佛的医方明是真正佛陀所说的广义医方明,也就是天地万物,有情无情,只要出了问题,南无羌佛无一不能医治。我在这里,就说两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我们要感激所有为我们设置障碍的人,

我们要感激所有打击我们的人,

我们要感恩所有让我们痛苦和烦恼的事!

如果没有他们,

我们看不到自己的我执,

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我相,

我们逃脱不掉自我。

感恩苦和苦为我们带来的

那唯一的一线解脱机会。

我们一次一次地遇到障碍,

是为了让我们看到自我;

我们一次次地被打击,

是现实在捶碎我们的自我;

痛苦一次次地降到我们身上,

是在逼迫我们解放自我。

美国旧金山华藏寺是佛教西土东来所开建的正宗寺庙,该寺依奉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修持而实行教授,容纳了各宗各派,没有门户之见,所以不同于其他独派起教专一宗风演化的寺院。开寺的前夜,佛施光芒沐浴华藏寺,佛法 圣境展现于天空,令许多人欢喜赞叹,满怀崇敬,也使我记忆深刻,毕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