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这样一番因果的砥砺,病愈后的悟达国师就留在九陇山修行,在双松圣迹起造一寺,名为招提寺。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缘起,勇猛精进地忏悔宿世罪障,特记其事,作为忏法,朝夕礼诵,使世人咸知先贤事迹之端详,汉地佛教广为流传的《慈悲三昧水忏》由此传播天下。

我接受嘱托而走。等到走出南门,看见一个大粪坑中,有一个人的头发浮在上面,便问引路的人,答道:这是秦国大将白起,被囚禁在这里,罪恶未了。”文昌到家后才复活。就把这些事奏于皇上,皇帝命令天下的人按人丁出钱为周武帝做法事超度。设立三日的大祭,并记录下了这些事,写入隋史之中。

梅先生,少时学拉胡琴,学成后经常在皇宫演出,辛苦积攒了银子五千多两,家中催他返乡完婚。

行至京南时,梅先生见有很多茅棚,里面所住的都是难民,因为荒年无食,成群奔来京南,饥饿之形状,令人生怜。

梅先生心中默想:我有五千多两,如果舍去三千两,余二千两,也足够完婚。随即拿出三千两布施灾民。

故事中的弟弟只布施不修慧,让我仿佛看到未学习如来正法前的自己,误以为学佛就是多做好事,捐献寺庙而已,不知道还要习经闻法,严持戒律,扎扎实实地修行。还有许多修行人则相反,整天念经持咒修法,不重视积累福资粮,就像故事中的哥哥,成为罗汉却贫困潦倒经常托空钵

真正明信因果的人,在了解人生的种种枯荣皆为无常后 ,不会被世俗的功名利禄所诱惑,不会因困难挫折而消沉;明信因果的人,只会从因果入手修增上善缘,离避恶缘;明信因果的人,会通过学佛修行转换因果,证得解脱成就!

他们以自己远超佛弟子的世间福报而洋洋自得,认为学佛修行受戒律约束,还要吃素,哪有什么生活享受和乐趣可言?
其实这是非常愚痴的认知,对于学佛修行人来说,深知一切有为法就是一场虚假的梦,世间人所谓的聪明、能力、福报无非是带众生进入地YU的“开山斧”而已。

在宋徽宗宣和年间,有个很有钱的商人叫杨序,为了劝导大家不要用盐腌制鱼卵,要放生护生,就把劝导之言特别醒目地写在大路旁的墙壁上;看见有人杀鱼时,他如劝阻不及,就讨取鱼卵,尽量妥当放置到浅泥水草或江中,保全了无数生命。

杨序本人也因依佛所教,慈护生息,例如这样大量地放生鱼籽等行善之功德,而得以延年益寿,活过九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