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的跪拜,动物的母爱在很久以前,枪杀、乱捕野生动物是不受法律惩罚的。就是在今天,可可西里的枪声仍然带着罪恶的余音低回在保护区巡视卫士们难以到达的角落。当年举目可见的藏羚羊、野马、野驴、雪鸡、黄羊等,眼下已经成为凤毛麟角了。当时,经常跑藏北的人总能看见一个肩披长发,留着浓密大胡子,脚蹬长统藏靴的猎人在青藏公路附近活动。那支磨得油光闪亮的杈子枪斜挂在他身上,身后的两头藏牦牛驮着沉甸甸的各种猎物。他无名无姓,云游四方,朝别藏北雪,夜宿江河源,饿时大火煮黄羊肉,渴时喝碗冰雪水。猎获的那些皮张自然会卖来一些钱,他除了自己消费一部分外,更多的用来救济路遇的朝圣者。每次猎人在救济他们时总是含泪祝愿:上苍保佑,平安无事。杀生和爱心在猎人身上共存。然而后来发生的一件事促使他从此放下了手中的枪。那是一天的早晨,他从帐篷里出来,伸伸懒腰,正准备要喝一碗酥油茶时,突然看见两步之遥对面的草坡上站立着一只肥肥壮壮的藏羚羊。他眼睛一亮,送上门来的美事。沉睡了一夜的他浑身立即涌上来一股清爽的劲头,丝毫没有犹豫,就转身回到帐篷拿来了杈子枪。他举枪瞄准那只肥壮的藏羚羊,奇怪地是,那只肥壮的藏羚羊没有逃走,只是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冲着他前行两步,两条前腿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与此同时只见两行长泪从它眼里流了出来。出乎意料的举动让猎人不解,扣着扳机的手不由得松了。藏区流传着一句老幼皆知的俗语–天上飞的鸟,地上跑的鼠,都是通人性的。此时藏羚羊给他下跪自然是求他饶命了。他是个猎手,不被藏羚羊的哀求打动是情理之中的事。他双眼一闭,扳机在手指下一动,咚的一声,那只藏羚羊便栽倒在地。它倒地后仍是跪卧的姿势,眼里的两行泪迹也清晰地留着。那天,猎人没有像往日那样当即将获猎的藏羚羊开宰、扒皮。他的眼前老是浮现着给他下跪的那只藏羚羊。他有些蹊跷,藏羚羊为什么要下跪,这是他多年狩猎生涯中惟一见到的一次情景。夜里躺在地铺上他久久难以入眠,双手一直颤抖着。次日,猎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对那只藏羚羊开膛扒皮,他的手仍在颤抖。腹腔在刀刃下打开了,他吃惊得叫出了声,手中的屠刀掉在地上……原来在藏羚羊的肚子里,静静卧着一只小羚羊,它已经成形,当然也已经死了。这时候,猎人才明白为什么藏羚羊的身体肥肥壮壮,也才明白为什么要弯下笨重的身子为自己下跪:它是求猎人留下自己孩子的一条命。天下所有慈母的跪拜,都是神圣的,包括动物在内。猎人停止了剖解尸体。当天,他没有出猎,在山坡上挖了个坑,将那只藏羚羊连同它没有出世的孩子掩埋了。从此,这个猎人在藏北草原上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下落。直到许多年后,一位朝圣者听到一位垂暮的老人轻声地讲述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让我久久不能平静,在《极圣解脱大手印》法著中,南无羌佛说法 “我们之所以有今天的人身和一切,皆因为父母所生。父母教养,哺育我们,娑婆世界群情奋力,各功所能,辛苦劳累,功德巍巍,相互造就生活之圆 ,随处随地皆是众生功德所聚,我今方有安处,我今方有衣食,故一切众生无始至此皆我父母,皆我亲情眷属,我们才有现在的身体 、知识 、能力、处境和诸有资粮 、修学佛法的缘起等一切享受,而我的父母为了我们辛苦劳累病痛,无私付出,他们的心思精力全是为我耗尽的,应该说直至为我活活累死,由于他们业力伤生害命等的因果之报,使无始劫的父母一直在六道轮回中经历种种急剧痛苦,他们由于为了我而造下诸多罪业,因此他们正在变畜生、饿鬼、下地狱、入火海、上刀山、沉血河、剥皮、抽筋、挖眼、上人肉血磨、身体刀切两段,悲惨无比,大声哀嚎,痛叫∶「我的儿!女儿啊!快救救妈妈吧!哎呀!哎吆!痛死我了!」哀声惨然肺腑,求救于我,这时我感受如何,难道无动於衷,我将以何救之?”所以一切众生都是我们无始劫的父母、亲眷,我们要发大悲菩提之心救渡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爱护动物,保护动物,不杀生而行依佛陀的教戒,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觉觉他渡脱一切众生。南无阿弥陀佛!南无观世音菩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