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休假,我就想给我们的上师(即南無羌佛顶圣如来──编者注,下同)做一顿烫面蒸饺,我很高兴。当我把那个饺子馅拌好,就像平常在家里自己做菜一样,把拌好的生菜馅拿到嘴里尝一尝,看盐味、味道好不好,尝了以后,又把它放回到盘子里去,也就像我平常做菜一样。照常把料放好了,开始自己擀面,正动手包,根本还没有上笼,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啪──”的一声响,爆响,简直是!你们不晓得,把我吓得来,因为我站在那儿动也没动啊,正在包饺子,”啪”的一声响,把我吓得来,嗨呀,我侧头一看,在我的旁边,

总而言之,人与其日夜追求物质上的财富,不如定下心來,充实精神上的财富。一味追求物质的享受,则欲望必多,欲望太多就容易造业,增加苦恼。若要充实精神上的财富,须由学佛修行做起。学佛就是改变人生离苦得乐的开始,佛法就是成就解脱最大的宝藏,等待有缘的人去开发,而一个真正学佛修行的人自然圆满幸福、福报增长、智慧开敷,乃至神通妙用、了生脱死、自在无碍,那才是真真实实大富有的人。

「常自见己过」的重点在於回光返照。想一想:江河因為有回流,所以觉得更深远;高山因為有回峰,所以觉得更壮观;洗衣机因為有回漩,所以能清净污垢;太阳因為有折射,所以才出现彩虹。人的思想也因為有回转,才显出智慧更高超。回就是归,修行就是因為有回归,所以才真正进入另一种境界。因此,一个人如果能够蓦然回首,反观自省,直下照见自心本性,那麼思想行為就不会歪邪偏激,误己误人,可以依正知见,中道而行,这就是人生的一种提升,也是修道的目的。

什麼叫做大妄语呢?就是犯「未证言证,未得言得」之业。学佛的人,有了一知半解,或从古德的言句中得了一两句机锋,為贪图名闻利养,自以為已经明心见性,甚至自以為证得什麼果位境界,於是贡高我慢,妄自尊大,吹嘘炫耀,诳弄众生,是為大妄语。犯了大妄语,是破根本大戒,必堕无间地狱,痛苦随身。

以佛法的修持來说,错释经典,开示有误,持咒不当,信口雌黄,断人善根,乱阐佛理,这也都叫做「绮语」。有一些学显法的人,因為不了解密义的高深伟大,便信口谤议,或心生疑惑,出口驳辩,这也会由於绮语不明的业力,而造作了口业的大罪。若犯口业的绮语戒,误断他人的善根或善念,重则堕地狱,轻则受恶报。所以说法的人,必须深入三藏,晓知法要,以求言正义正,否则悔之晚矣!

学佛修行正知正见最关键,是首要的,有了正知见才谈的上修的正,对照践行,否则不是自己骗自己,就是徒劳无功。因为我们学佛就是要以佛陀作为楷模,学习佛陀的思想、言行,依照佛陀的教导行持,把自己磨炼成一个纯善、慈悲、利益大众的好人,进而向圣者的行列靠拢,而不是搞弄那些封建迷信、怪力乱神、背离因果的行为。

我先持救度母咒,再持六字大明咒,让自己的心静下来不受别人影响。不一会儿,就听到从我的左上空传来持咒声,这声音像是从天而降,我的身体便随之开始左右摇摆。我又改持多杰羌佛心咒,随后就有一股很强的力量按住我的头,以顺时针方向转了几圈,我的上半身也以最大弧度转了起来,自己感觉都快摔倒在地上,我想这样下去我会招架不住,于是就改回再持六字大明咒,一直到主法上师喊停,我的动作还在不断变化。

他们见到菩萨了!真真实实的见到菩萨降在他们面前与他们见面了!这不是梦境,更不是幻象。虽然几年过去了,然而真正让我们觉悟的是:现在活生生在眼前亲近依止学习的师父又是谁呢?我的天啊!你就忘了吗?竟然是十方菩萨摩诃萨乃至所有佛陀们的至高导师!真正的法界顶圣古佛 –多杰羌佛真身降世啊!

苏东坡自觉修持有得,有日撰诗一首: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注:八风是指众生于生活中所遇到的“称、讥、毁、誉、利、衰、苦、乐”。)

然后差书童过江,送给佛印禅师,让他评一评自己的禅定功夫如何?

佛印禅师看过后,莞然一笑,顺手拈来一枝红笔,即在苏东坡的诗上写了两个斗大的字:“放屁”,再交给书童带回。

苏东坡本料想佛印会给他诸多的赞美,怎知一看回信中竟是斗大的两个红字“放屁”,不由得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佛印实在欺人太甚,不赞美也就罢了,何必骂人呢?我非立刻过江与他理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