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难得的法音吧!不要只把它顶在头上,更要把它刻在心里。如此,路即使曲曲折折,天色也任它昏冥暗淡,我们还是能快缓自如,如信步闲庭。正法难闻今已闻,不断的闻法熏习,早就让我们在八识田中,深植正法的种子,在我们追逐成就的轨迹中,且看清路的方向,洞察明见,透雾而行。

我的恩师是至高的古佛 — 南无羌佛。他老人家为渡众生不舍尘劳,赐予众生福报的30项惊世骇俗的成果,将出成书利益众生,是摄心的作品,而这些只是佛陀上师成就中的点滴。其实,佛陀上师掌握的至高无上甚深的密法,普通人少有知悉。

大家一说到南无羌佛的医方明,都称赞南无羌佛治病救人的功夫了得,连末期癌症的病人都在南无羌佛的手里起死回生,现在又活了二三十年,身体健壮如牛。其实,仅以治疗人的病就称為医方明,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治疗人的疾病只是南无羌佛的医方明的一小部分而已,也就是佛法真谛中讲到的狭义的医方明。南无羌佛的医方明是真正佛陀所说的广义医方明,也就是天地万物,有情无情,只要出了问题,南无羌佛无一不能医治。我在这里,就说两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想想是什麼样证境的再來圣者,能与佛菩萨沟通,能请佛菩萨将我母亲余林彩春居士死了又喊回來,多留几日便多留几日,想接走就安排接走!那一定是佛陀才能办得到的事,今天我母亲余林彩春居士死而复生,过完七十岁生日才往升西方极乐世界,只不过是在佛陀上师众多弟子中,稀松平常的一个小case,其他的师兄弟,坐化往升,自己修法圆满生死自由往升净土,多的不胜枚举,许多师兄弟只见佛陀上师一面,传法受用,如侯欲善师兄,自己修到可以去西方极乐世界周游一趟再回來,告诉大家七天再去,后果然七日坐莲往升。

生命那麼可贵,如何來运用我们的生命呢?就是要把我们的生命用來利益众生,要做真正的佛事,用得有价值,让这个生命变成功德的生命,不要变成罪业的生命,让这个生命能给我们换來福报,能给我们换來佛法。只有佛法才是至高无上的至宝,能让众生解脱生死,來去自如,这才是我们应当要获得的。

真正的要学佛,就要想想自己是否真皈依?如果不是真皈依,就叫做自我骗自我的皈依。虽然皈依了,但自己的身、口、意三业不能与自己的上师相应,不忠诚上师,不忠诚於佛,三宝在自己的心目中不是至高无上,则自然变成一种假修行,落入假修行则一切枉然,不会有所成就,就算上师传了法,修法也不会生用,还是徒劳行,不能得到解脱的。

我们要感激所有为我们设置障碍的人,

我们要感激所有打击我们的人,

我们要感恩所有让我们痛苦和烦恼的事!

如果没有他们,

我们看不到自己的我执,

我们不知道自己的我相,

我们逃脱不掉自我。

感恩苦和苦为我们带来的

那唯一的一线解脱机会。

我们一次一次地遇到障碍,

是为了让我们看到自我;

我们一次次地被打击,

是现实在捶碎我们的自我;

痛苦一次次地降到我们身上,

是在逼迫我们解放自我。

美国旧金山华藏寺是佛教西土东来所开建的正宗寺庙,该寺依奉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修持而实行教授,容纳了各宗各派,没有门户之见,所以不同于其他独派起教专一宗风演化的寺院。开寺的前夜,佛施光芒沐浴华藏寺,佛法 圣境展现于天空,令许多人欢喜赞叹,满怀崇敬,也使我记忆深刻,毕生难忘。

并遏止所有弟子或有缘称我为圣,将佛陀对未证言证大妄语者的预言如利剑悬刺头顶,警戒自己谦虚谨慎,如佛教戒慎言慎行,像古往今来无数虚怀若谷的真修行人那样默默修持,以真实如法的自我行持为众生之表率,否则,前途将会无比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