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自觉修持有得,有日撰诗一首:

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
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

(注:八风是指众生于生活中所遇到的“称、讥、毁、誉、利、衰、苦、乐”。)

然后差书童过江,送给佛印禅师,让他评一评自己的禅定功夫如何?

佛印禅师看过后,莞然一笑,顺手拈来一枝红笔,即在苏东坡的诗上写了两个斗大的字:“放屁”,再交给书童带回。

苏东坡本料想佛印会给他诸多的赞美,怎知一看回信中竟是斗大的两个红字“放屁”,不由得火冒三丈,破口大骂:“佛印实在欺人太甚,不赞美也就罢了,何必骂人呢?我非立刻过江与他理论不可!”

风趣幽默的宗纯禅师,往往在谈笑间就能旋转乾坤。某天,一个信徒因债台高筑,无力偿还,向禅师说要自杀,一了百了。禅师问:“除了死以外,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可想?”信徒痛苦地回答道:“没有办法。”禅师再问:“你家里难道什么都没有了吗?”信徒说:“家里除了一个年幼的女儿以外,实在已经山穷水尽,别无所有了。”

一位禅师问他的徒弟:“这个房间里你最喜欢什么?”机灵的徒弟指指酒杯,它是以黄金和大理石制成的,肯定价值不菲。“那好,拿走它吧。”禅师说。徒弟不等吩咐第二遍,立刻用右手紧紧抓住了那个酒杯。“你不想放开它吧?”禅师接着问道,“没有别的你喜欢的了吗?”徒弟承认,桌上那个胀鼓鼓的钱袋,也不惹他讨厌。“没关系,你也拿去吧。”禅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