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人,也就是法王、尊者、活佛、法师、阿阇黎们,通称上师,大部分是很好的,是正知正见的,在如法地带领大家闻修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没有不懂装懂胡乱说,但这其中确实有几位退化变成了邪知邪见之师!甚至于妄语连篇、骗人为是,如果像这类的人去作开示,行人弟子们听了他的开示,只有与他同担黑业,永恒痛苦轮回,不得解脱。所以,本办公室只能依法不依人,为了让上师们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水平,是邪是正,是否精通佛法,自己属于什么程度,也为了开放够资格之师能作正确开示,所以才出了这一道广义的题「禅修」来做考试,这道题只要是修学佛法都会涉及到的理趣。果不其然,禅修考试已经出题两个多月了,收到不多的答卷,为此现在再延续一个月给大家答卷,时间到了就不再接收考卷了!!!在这一段时间,我们收到了十几封为人之师却不懂佛法、闹出笑话的信,他(她)们在信中表明自己没有学过禅修,没有涉及禅定,所以不能参加应考,竟然来信说他(她)们是密宗的上师、是修净土宗、是修律宗之师、是唯识法相宗、是修小乘法,不是禅宗,不懂禅修,只懂神咒、金刚咒、手印、观修仪轨、修大圆满、修金刚法、唯识研究、为人应择本性,乃至有的人还说,虽然身为上师还没有因缘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外面跟一些法王、法师所学的也是不正确的禅修法,哪里谈得上学禅修,没有学过的东西,怎么能刁难他们,要他们去考试呢?其实说这种话的上师,完全就是佛教、佛学、佛法、佛门的外行,这与见过或没有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有什么关系?可以实在的给予这些人定论:他们完全不懂解脱成就的佛法真谛!此等所谓的上师之人,无论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或没有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总之,说如此门外之话,根本就不是上师,所以才说不懂禅修,因此断言如此之人,连密宗最基本的六波罗密、大圆满空性之道,显宗的六度都不懂,这类人所做的开示无疑都是乱编邪说。大家要明白一个铁定的原则:佛教的任何一个宗派,只要是佛教徒都离不开禅定之修练,离不开禅修。大家要清楚,禅修并不是只有禅宗所行之修法,禅修之道广摄于一切法中,任何一法都起定入禅,禅修就得禅定,包括大圆满、金刚法、念佛、修观等,凡脱离六度就不得深入佛法的真谛,离开禅则离性空真谛,离开定则凡夫心识不止,禅定双运深入方能悟证般若法身,持咒、修观、诵经、念佛、守戒、打坐等法门,都得清净于定,如如观修,悟谛起禅,都是围绕着这个目的来得证般若空性,了脱成就之法身,所以禅修不是禅宗独有,乃至有祖师说:“禅定加净土犹如带角虎”,这实在是外行,如何能谈得上祖师二字?因为念佛一念收心,本身就是一种禅定,所以要明白,凡是佛教皆涉及禅修,否则任何宗派都将是外道,那样只会不懂装懂,就会像某位大人物,摘抄古德语录,胡编乱说,题都沾不上。凡是作为弟子向你们的上师学习的行人,你们千万要小心、要明白,跟着一个不敢应证禅修考试的上师,此人无论住在什么国家、地区,无论佛教的身份地位多高,无论是显宗什么派的法师,或是密宗什么派的法王、尊者、活佛,都属于不通佛法的问题严重、不懂佛法的人,换言之,就是外行佛教上师,如果谈不出禅修之人,除非此师是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因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本身决不是不懂禅修,他(她)们的实证功夫就是从禅定理谛中所证到的圣量,只不过他不想讲。如果行人继续跟随一个没有参加应考禅修的上师,此师又不是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那么该行人必然与其外行造罪师同担黑业,所以凡此类人将终生取消境行灌顶,不传上乘佛法。当然,这与《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师五十颂》也有关系,因为有行人在某上师座下受了《密宗十四根本戒》,或念诵《上师五十颂》(五十法),因此怕犯戒,就不敢离开偏见邪说的上师,加上该师名头地位显赫,更是不敢不唯命是从,所以认为自己离开会犯密宗十四根本戒。记住,这类想法完全错了!是不正知见!乃至是绝对的邪见!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说法:“学佛是依教如法,依释迦牟尼教,如佛说性空般若法。”是跟圣者学,依正确法义行,而不是跟凡夫,更不是跟骗子、邪师、妖孽学邪见。大家要清楚一个真理,骗子、妖孽、山精、水怪、鬼子母、夜叉、罗剎、邪恶血光鬼、神棍、巫婆等,他们都很狡猾,都会身穿佛教外衣,手持合法证件,利用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来约束弟子,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你们一当落在这类邪师座下守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按上师五十颂来对待前面所说的邪恶之师,能不堕无间地狱吗?《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对真正正知正见的佛教上师来说,弟子如法履行确实是解脱成就的根本,比如对莲花生大师、宗喀巴大师、马尔巴大师、无我母大师等此类真大圣者去尊崇,那是功德无量的,但相反,依学表面名头地位很高或所谓一代宗师的大人物,而暗地里此人却是违背经教、说假话骗人之邪师、骗子、妖言惑众的人,以《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上师五十颂》去尊崇对待你的邪见之师,那就与吃了烂肠药没有差别,慧命必然烂掉,该弟子一定地狱有份,因为自己以身试行,树立邪教风范,导人崇邪,助恶害生,罪大恶极!同时大家也要注意,做上师的有依教奉行的好上师,也有骗子邪恶之师,做弟子的有好弟子,也有邪恶弟子,这些邪恶弟子共分两类,一者打着他们上师的招牌,八方诈骗,他们的上师受到牵连破坏却一无所知;二者弟子为邪师鼓吹,八方宣传,种罪恶之因果。当然行人会说:“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上师是良师还是邪师呢?是骗子还是好人呢?又怎么鉴别邪恶弟子呢?”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了:“凡是邪师或邪弟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自私’,都会落入128条知见中,会为自己的利益去骗人,因此对骗子、邪恶之师或邪恶弟子的鉴别,绝不能依传承哪一派的继承人,要依该人的言行善恶,不要依转世身份的名牌地位,哪怕他是世界第一的大法王,乃至被认证为莲花生大师转世、或宗喀巴大师再来、或传为观音、文殊等大菩萨转世者,只要是违背128条知见三条以上而不改悔者,都有可能是邪师,并非真身转世者,所以也要依圣量实证,鉴别圣德证书,总之,凡落入128条知见三条以上而不改悔者,该师则不可依止,因为有可能之前所显现之圣格已受污染,步入邪途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多次说法,再清楚不过了,望大家不要糊涂,当今骗子、邪师、邪徒遍地都是,布满了全世界,混杂在西密和显宗、大乘、小乘等等教派中,尤其是与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联系的那些外面的邪师,更是加倍的糟糕,妄语骗人,假话连篇,法理混乱,著述甚多却邪说充盈,乃至几十倍的恶劣妖邪、骗子成风,其中有世界著名的一、二、三流人物。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为什么要举行圣德考试?原因就在于帮助行人鉴别真假圣凡,利益行人,当今世界上邪师充盈,妖恶多,正见少,正如释迦牟尼佛说末法时期魔强法弱多遭害,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外面的邪师多,甚至跟在我名下学佛的法王、尊者、法师、居士等,其中也有我之前赞叹过的人物,由于受名利污染,也有个别成了违背经教说假话之人。”

藉此因缘,办公室再次公告大家第三世多杰羌佛向全世界的公众宣告:所有的佛弟子,如果有人,不论其身份地位是多高的转世者、或自己说自己是特殊、特权规定的,只要他(她)说这是为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家人作的供养、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家人做的事情,你们必须将此事情经过报给办公室,你们可以不说出其人的名字和协助参与过的人的名字,只说该件事情,我们就会答覆你们这件事是有还是没有、是真实的还是骗人的谎言,这样你们就会当下一清二楚,不会上当。如果在你身上发生了或你知道发生了有人藉用第三世多杰羌佛或家人的名义办事情、向你或他人要什么东西,你应该为了弄清真假及时报给办公室,如果你不向办公室来印证真假,你就是一个愚痴而助恶灭善的人,则你此生绝对学不到任何真正的佛法、不会得到成就!你们今天好好地想一想: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何等的光明和伟大,所以才敢公开地让全世界的人来办公室印证!

  本公告虽然批评了一些上师和行人的行为,但是大家不要失望,其实,你们谈到的这些上师,在这末法时期,他们的行持比起当今西藏、青海、印度、尼泊尔的某一些具大名头的上师们,无论从知见、行持和证量上,都已经好得太多了,那一些部分人头才是真正糟糕得不得了,有的名头非常大,世界知名,但内部含藏的心行比普通不修行的恶劣凡夫还差,不但说假话、打妄语,而且经教不通、法义混乱,没有真正的佛法可言,唯一就是伸手要供养。因此,你们提到的这些上师们已经是好的了,其中有的已是三师七证圣德证的持有者,至于出现一些问题也是难免的,要理解,他们也在学习佛陀的教法、也在修行、也在尽力帮助你们、也在不断地进步中,如果他(她)们做到了此公告中提到的正知正见,那他们真了不起,一定就会是日月轮大圣德了。

 三、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郑重声明:“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我!”现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再次提醒大家,任何尊者、法王、仁波且、阿阇梨、法师、闻法上师等人,他们要做的佛事就是带领大家恭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学习修行,以真正利益大众来面对一切人。在当今世界,所有的佛弟子们要学佛修行、福慧增益,成就解脱,只有恭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传的《解脱大手印》和《藉心经说真谛》,是最快捷的成就之路。若要避免被假的修行人、骗子所蒙蔽,就一定要上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网站(www.hhdcb3office.org),才能及时获取正确的资讯、正确的见地!!!除此之外,其它所有资讯都存在着不同的问题或严重错误,乃至罪过。

  这七师十证的圣证书(分为七师十证的圣德证书和七师十证的圣德师资证书两种,圣德证书只有须弥星轮,圣德师资证书有须弥星轮和日月轮,乃至全都是日月轮)却是衡量一个修行人是圣是凡的门槛,体显证量成就的位级:拥有七师十证的圣证书,就是货真价实的圣者;如果没有七师十证的圣证书而又自称圣者或持有某种认证书便据此以圣师自居的,那无疑是骗子妖邪。当然,另有例外的是,那些没有自称圣者的真修行人,其中也有大德、高僧、善知识,是值得学习的。因此,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的这一考试是真正的对佛陀、对佛法、对佛教、对众生负责的行举,其目的就是要为行人把好真假的关,选取推荐利益众生的真正圣德、好师长,相反的,假的圣德就没有真功夫、真证量,所以就无法通过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的应证考试,因此不敢去公众考试,只会在背地里语言宣说,编造一些假话,或拿出一些录相、照片矇骗几日算几日,矇骗几年再说,可是,不管此人用什么说辞、拿什么证据,但只要是假圣者,终究还是拿不出圣德证书面对学生,改变不了这一铁的事实。所以为了遮盖自己的伪假面目,这些邪师只好讲出一些骗人的假话,把学生迷住信任他(她)。而在另一方面,一些学生在自己的上师拿不出圣德证书而找一些其它所谓的证据时,当弟子的竟然就相信了,这实在是无可救药、太愚痴了,你们不去想一想:为什么我的上师不敢去面对圣德考试?为什么没有圣德证而要称××圣德?今天告诉你们,就是持有四大教派法王共同认证的莲花生大师转世者,只要没有圣德证书,也是真凡夫、假圣德!假莲师!!!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主席禄东赞法王说:我已经是几十岁的老朽愚木,生死无常就在我的面前,修行的我错不起因果,不敢有半分差池,只一心一意为众生行正法,这就是我要行的自觉觉他的愿力。

  第二,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成立十多年来,在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宏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哲学文化、提升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第三世多杰羌佛说:“这些都是他们的功德之举,是应该赞叹的。但是,以捐赠多少钱来决定其享受什么等级的佛法、福报,这是不符合众生根器福报缘起的。众生平等,一切众生均有学佛修行的权利和缘起,而不是以捐的钱多钱少来作定取,如果少数有钱的富豪才能学法,那众多贫穷的人就不能学法吗?要明白,真正的佛法是无私、无价的,没有买卖性质,不是买门票进去就可以学,如果以高价买高法、低价买低法,这与社会上定价卖门票传法的那些法王、活佛有什么差别呢?这还有善恶根器之分吗?如果那样,一个恶行坏人拿多点钱就能学法吗?佛教普利众生的平等性在哪里呢?基金会他们虽然请了大德传法,但是,我反感这样不合善根因果的行为,这不是录取传法的标准。传法的标准应该是哪一位佛弟子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根成熟,就是法器,因此,对于为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捐钱的善信们,你们的学法应与基金会联络,他们请什么人传法,我不参与,我不会因为你们来信要求说捐赠基金会的钱多,就为你们传大法。也许有人会问那捐钱做好事反而学不到佛法吗?不是这样,你们捐赠做好事,是功德的,至于学法,要等你们与我的法缘成熟,符合缘起善根者,我一定会为你们传法,我不会收你们的供养,更不会卖门票讲法,我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你们的服务员,但决不会为违背因果的言行而去背书。”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散发他(她)自己的文稿或笔录给闻法行人作为教材,除非他是中地道师资(就是中地道断章取义了,也会有少许错误的地方)。若非中地道师资,无论行文者称是什么大菩萨身份出现,于文中一律都是有大量错误的邪见,凡听闻、领受阅读的那一位当事人,第一次犯者可立刻停止,并深刻忏悔,还净戒体,第二次继续犯者,则终身不授予境行灌顶!唯一只能听闻完整、没有删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没有设立对任何修行证量测验或考试鉴定的项目,不做这方面的事,当然,经过七师十证当场考试,这是拿因果来担保发誓公认的,但办公室根据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准确信息,对金刚换体禅修法成就者,在科学仪器的检测下,只能作为基本的三师七证对开顶者的参考证据,不是最终的定论,真正确切的定论必须要通过七师十证现场考试,证明道行的证量等级,由七师十证亲身监考、亲眼所见定论真实不虚,才发给圣证书,总之是什么等级,请你们自己看持证者的圣证书,凡持有七师十证的圣证书者,无论社会上任何对他好的传言,或是非的谤言,都不影响圣德的本质,圣证书是唯一铁定标准的依据,如果是假的开顶,不显道量,十七个出家人或仁波且就不敢以堕恶道而发誓为未开顶者担保,而且每年都要考一次作为年审,是对行人的负责,以免误认失道退凡的人为圣人。根据了解喜饶根登仁波且早在十年前是颇阿法开顶插草,后来由于他的行持关系造成一些负面的传言,但是他确实在三年间学了金刚换体禅的法,目前据他们传的资料显示开了顶,但本办公室至今没有见到七师十证现场监考定论的结果,因此我办公室不能答覆该仁波且是否真开了顶。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德、仁波且,必须要清楚一点:释迦牟尼佛的四依义之一“依法不依人”,无论是什么人,受金刚换体禅境行法,只要能经七师十证考试显示合法道量过关,那确定地说就是无疑的金刚换体禅境行大圣德,如果有人对持证者非议,无论是什么人,此人绝对知见不正。至于所问到的金刚换体禅与颇阿法,绝对不是同一层面的法,颇阿法是天地之差于金刚换体禅,只是具备颇阿法开顶并不是圣德,而金刚换体禅是大圣德,所以颇阿法才只能插草表示,是没有展显实相道行的境界的。

  对于那些反对利益众生的行为,比如破坏报考闻法上师、破坏建立闻法点的任何人,都是妖孽行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在法音中明确说法,说:“一切行人切记,不可上当。仁波且、法王、尊者、法师等,必须以利益一切人、利益众生为根本,并且要明白,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师等必须要闻法,同样属于闻法上师范围,除非你考过关上觉道师资。闻法上师这个名词并不是说就是精通佛法的上师,但是一切闻法上师的功德都是非常大的,他们具备优先学法的因缘,凡是不愿利益众生、无意愿报考闻法上师者,其人终生不得授予境行灌顶!!!”可想而知,不争取考上闻法上师的行人,要开顶、要修拙火、要入三昧禅定、要与圣相达、及时大成就等等,那是想都别想的问题,因为这是境行独具之大法,所以,要受到高级灌顶,快捷达到大成就,就必须首先成为闻法上师。

 办公室在此严肃地告诉大家,一定要清楚地了解,持有法王、仁波且、尊者的称号、头衔并不代表就是圣德,谁是真正的圣德、谁是真正的师资圣德,是凡胎还是圣骨,一定要经过七师十证现场监考后的结果,是哪一类的圣量,持几星轮的师资证书,这是唯一的确证,没有第二个标准。正如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的:“我不具指定谁是圣德、谁是凡夫的资格,释迦牟尼也不具指定谁是圣德、谁是凡夫的资格,要通过七师十证公众现场考核的结果是唯一的标准,任何个体大圣德均无资格代表作定论。”第三世多杰羌佛都说他和释迦牟尼佛都没有资格定论谁圣谁凡,要交由公众确定,可想而知,你们提到的那一位大德宣称他讲的法是甚深大法,藏密传承,他能看到某人是凡夫,某人是圣者,某人前世与另外一人是什么关系,等等,你们想一想,这位你们的上师比起佛陀有几斤几两呢?这类人肉体凡胎,圣骨未结,我执缠身,根本没有资格讲授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