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条,认神通为成就目的。认修行学佛是为了证神通变化,得到神通就是我们追求的最终目的,得到神通就成就解脱了。要明白,神通与成就解脱完全是两回事,无论有多大的神通,也不属于成就解脱的本质,因此,圆满福慧,证空性真如,生死自由,才是成就的目的。

有情决定死,无情决定灭,有生命的终究是要死的,无生命的终将会消亡。南无羌佛在《了义经》中说:“凡眼所见。幻化缘起。无实得见。”我们所见到的都是不实在的,都是假象。过去、现在、未来三时皆空,一切有为法皆无所得,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人生本身就是梦幻泡影,为什么还要执著呢?若要追求永恒,唯有修行如来正法,在当代佛陀住世的年代,潜心修持,去除贪嗔痴,勤修戒定慧,依《解脱大手印》而修,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定能臻达彼岸,获得永恒的幸福。

伏藏那玛大师是当代一代女高僧,早年在家修持佛法,由于智慧深广,在显密两宗法义上造诣突飞猛进,并在世间法上声明卓越,蜚声海内外,成为艺坛大名人;后为了彻底脱掉凡俗之气,因此剃度出家,成为清修比丘尼,后因多方经论研学深入密义,又依止藏密成为喇嘛尼。现在伏藏那玛大师在佛法上的造诣高深广大,在解脱大手印上所取得的成就已直超顿悟之学,显密总持大法王尊胜益西诺布亲自认定伏藏那玛为顶首级说法女高僧。

“任何一个真正的法王,都是佛菩萨再来,既然是佛菩萨,他们都是化虹身而走,或是圆寂时变成为肉身舍利,再不然就是遗留“嗡啊吽”三字,最起码也会在圆寂时烧出舍利,怎么会出现那么凶恶的头骨留在世上去恐吓众生的呢?”“所以所有这些,都是那些假活佛、假法王为了蒙骗众生而弄出来的,绝对不能代表佛法。”“真正能代表密法的是西藏的“悉真论”,你们回去要好好看一看这本书,就会知道如何去鉴别真正的上师、真正的佛菩萨。”“鉴别的办法就是看他是否通晓五论、是否有真功夫、真本事,一定要依法义而入教。”

“你们想,如果不具显密、不通五明,不具备菩萨的神通本事,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大活佛呢?”“如果一个人既不会写文章、不能画画、又不会看病、不会辨论,更不能当众迎请佛菩萨降临加持众生,所以他们不仅不通佛法,搞不好连世间法也不通,跟一个凡夫毫无区别,或者连一个凡夫都不如,又怎么能够称得上是佛菩萨呢?”“难道佛菩萨的智慧连一个凡夫的聪明都不如吗?这不是天大的笑话?”

僧曰:“众生迷其本性,昏沉于二因之中,故觉实在,如人在梦中所觉,一切皆实在,睡醒方知是梦也。众生若住于如来体性之中,顿然知觉此身如梦,纵上刀山,入油锅也无痛苦,无一处不是如来报身境地也,至此境地便一切平等。但未悟得此理之前,先得作一善士之君,为人人敬爱尊而称德,以此筑基而为人正,方可依佛之教,修其生圆次第之出离心、四无量心、十善、三聚戒、六度,乃至信、愿、行、戒、定、慧之深习行持,而后正行,方可如法圆满。否则皆为空中楼阁也。故望行者步步脚印,了知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因果不昧律,轮回何所缚。”于是和尚合掌赞曰:“诸佛上师之功德,普行回向诸法界,现身福慧速圆满,同证如来大乐界。”

时维摩诘即入三昧,以神通力,示诸大众,上方界分过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国名众香,佛号香积,今现在,其国香气,比于十方诸佛世界人天之香,最为第一。彼土无有声闻辟支佛名,唯有清净大菩萨众,佛为说法,其界一切,皆以香作楼阁,经行香地,苑园皆香,其食香气,周流十方无量世界。时彼佛与诸菩萨,方共坐食,有诸天子皆号香严,悉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供养彼佛及诸菩萨,此诸大众莫不目见

为什么佛菩萨们化身的教主、法王和仁波且们几千年来第一次都一致说云高益西诺布是当今世界第一最高巨圣呢?这不用想都会明白,因为他是三世多杰羌佛,加之他作出的成就,当今世界,哪一位智者或圣者做得了呢?就连做三十大类的一半,都找不到一个人能够做得了,乃至就一件玄妙彩宝雕照着复制,也找不到一个人有此能力。更何况依于众生因缘的成熟,三世多杰羌佛带来了至高无上的现量大圆满虹身成就法,凡是得到三世多杰羌佛此法灌顶的人,不需要经过几天、几月或几年的修炼,而在传法灌顶的当天就能证到虹身境观。已经有有缘者接受了灌顶,如禄东赞尊者第四世、开初仁波且等大德从灌顶日开始,三时皆能住入法性光界中。因此,除了真正的多杰羌佛,还有哪一位有此证量呢?何况,早在佛陀在世时,维摩诘圣尊就是教化所有高僧大德菩萨们的导师,现在已被佛陀大菩萨级的法王们法定文书确认,仰谔云高益西诺布就是维摩诘第二世,也就是多杰羌佛第三世。无论是从实际的证量上,还是从古佛的身份上,皈依境的供位排序上,这三者任鉴其一,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都是诸佛菩萨、高僧大德之上的第一巨圣!

  由于末法时期。众生愚昧疑心者多。善慧利根者少。我今当寥言白持有情于众。上述于梦瑜伽世界中。两老僧设宴请我入席。二僧坐于我之两侧。我于中坐。右坐者苍年僧所提顽石初三相是法身。我开示以无所住立法是法身真谛。由是而说法。解顽石之初非佛性亦是佛性。如若是凭空编造。我必担负打妄语业因果之报。故今如语开示而为三界六道有情必当带来无边福慧。由是说法因缘成熟。我将为诸有情说法了义真如。

修行只有一条正道,如果犯了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以后不及时改正,有可能就从那时起终生失掉正法,堕入恶道不得成圣解脱。因此,今天说到的这些邪恶见和错误的知见,这是绝对不能犯的,无论你学什么法,属于哪一派,只要你犯了邪恶见和错误知见,你根本就是一个外道人士,你根本就是一个未来的恶果报者,这是必然的、肯定的,十方诸佛一切菩萨皆如是护念此正知正见,凡犯者就成为毒害众生及自我的毒瘤根种,因此必须告诉大家不可以犯。同时,要注意一个十分重要的认知,有人说“这一百二十八条不是我们这一派的教法,与我们无关。”如果你们有这样的看法,就种下堕入三恶道的种子了。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无派别之分,是属于佛教,不是教派独有,是宇宙因果规律,应对众生缘起缘灭、惑业因果的本质,故没有教派性。我在这里给大家打一个比喻:认为毒药和良药与我们这一派无关,因为我们是卖布的,不是卖药的,药是医院药剂师的问题,不是我们要施用的。有这么一个认知,你就大错而特错,虽然是医院施用具体的药,但药性对众生之作用、效果是无差别的,无论你是做其它任何行道业务,认吃毒药无害,只要吃下,就会毒死。所以,无论任何教派,只要认或者是不认同邪恶知见和错误知见,就必须落入相应的因果的自然规律感报里面去。我再给大家举一个在实修上的一种实例,有一个西藏来的仁波且,拜见了开初仁波且。西藏仁波且说:“我是正宗密乘教派四瑜伽某某派的,我是西藏第一瑜伽大师某某某某的弟子。”他对开初仁波且说:你认为佛教哪一派最高、最好呢?开初仁波且说:哪一派都好,哪一派都不好,知见正就好,邪恶、错误知见就不好。这个仁波且说:“你们这一派的一百二十八条知见我看过,我们瑜伽士跟它们是没有关系的,我的拙火定不学一百二十八条知见,一样生起温来。”开初仁波且就告诉他:自己没有派,只有佛教。在商谈的过程中,后来他们两人就施展了拙火定的鉴别,结果,开初仁波且还用出了体外修持拙火定当场给他人治疗病立刻痊愈。在最后结束以后,这个瑜伽仁波且就问:“哎呀,我要怎么样才能有你这个功夫呢?”“注意一百二十八条知见”,开初仁波且就这样告诉他。这位西藏仁波且当下很有感受,因此马上进入知见的鉴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的火温就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倍,他说:“神了,我修了十六年的拙火定,都没有这么一个月的飞跃成就,我同样修的是从前的法,原来,这一百二十八条知见是没有教派性的、普利行人因果的规律性的法则。”这就是这个仁波且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