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也在闻法,每次闻完一盘法音又再换另一盘。几年下来,法是法我是我。现在按照七步程序闻法,法语灌入耳根,神定随法语,聆听着佛陀师父的教诲,深感佛陀师父的伟大与慈悲,爱众生超过爱自己,看到众生痛苦比自己还痛苦,在佛陀师父的眼里宁舍自己的生命也不忍伤害一只蚂蚁,众生的平等在佛陀师父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让我感受颇深,深深地触动我烦恼炽盛的心,唤醒了早已变得麻木冷酷的我,让我这个难调难伏的人终于有醒悟的这一天!佛陀师父的伟大和对众生的慈悲无不体现在每一句法语当中。

陶醉在自认为努力的认知中,就别提之前的信佛了,佛书没少看,但是不了义,而且认为自己学佛吃素了,就能成就了!还误认为家里人不吃素不信佛完了!家里的家务不愿意做,什么也不想做,每天往佛堂跑,念念佛,打打坐,自认为就能了脱成佛了,还不断的挑家里人的毛病,从来不找自己的错误,自己的行为给家人带来了多大的烦恼啊!

  现在公告所有世人,凡是阻挡佛弟子亲近第三世多杰羌佛、凡是不准佛弟子阅读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公告、凡是破坏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网站的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不管他有多大的名声,无论此人用什么藉口开脱,他绝对是一个骗子或妖邪,哪怕他(她)具有明确的圣德转世身份,现在都已经沦落为邪师了!佛弟子们必须远离这种罪孽之人!否则,一定与这种人同担黑业,永住轮回,不得解脱。同时,你们遇到这种情况或这种人,可以来信告知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当然,这些人,也就是法王、尊者、活佛、法师、阿阇黎们,通称上师,大部分是很好的,是正知正见的,在如法地带领大家闻修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没有不懂装懂胡乱说,但这其中确实有几位退化变成了邪知邪见之师!甚至于妄语连篇、骗人为是,如果像这类的人去作开示,行人弟子们听了他的开示,只有与他同担黑业,永恒痛苦轮回,不得解脱。所以,本办公室只能依法不依人,为了让上师们能明白自己是什么水平,是邪是正,是否精通佛法,自己属于什么程度,也为了开放够资格之师能作正确开示,所以才出了这一道广义的题「禅修」来做考试,这道题只要是修学佛法都会涉及到的理趣。果不其然,禅修考试已经出题两个多月了,收到不多的答卷,为此现在再延续一个月给大家答卷,时间到了就不再接收考卷了!!!在这一段时间,我们收到了十几封为人之师却不懂佛法、闹出笑话的信,他(她)们在信中表明自己没有学过禅修,没有涉及禅定,所以不能参加应考,竟然来信说他(她)们是密宗的上师、是修净土宗、是修律宗之师、是唯识法相宗、是修小乘法,不是禅宗,不懂禅修,只懂神咒、金刚咒、手印、观修仪轨、修大圆满、修金刚法、唯识研究、为人应择本性,乃至有的人还说,虽然身为上师还没有因缘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外面跟一些法王、法师所学的也是不正确的禅修法,哪里谈得上学禅修,没有学过的东西,怎么能刁难他们,要他们去考试呢?其实说这种话的上师,完全就是佛教、佛学、佛法、佛门的外行,这与见过或没有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有什么关系?可以实在的给予这些人定论:他们完全不懂解脱成就的佛法真谛!此等所谓的上师之人,无论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或没有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总之,说如此门外之话,根本就不是上师,所以才说不懂禅修,因此断言如此之人,连密宗最基本的六波罗密、大圆满空性之道,显宗的六度都不懂,这类人所做的开示无疑都是乱编邪说。大家要明白一个铁定的原则:佛教的任何一个宗派,只要是佛教徒都离不开禅定之修练,离不开禅修。大家要清楚,禅修并不是只有禅宗所行之修法,禅修之道广摄于一切法中,任何一法都起定入禅,禅修就得禅定,包括大圆满、金刚法、念佛、修观等,凡脱离六度就不得深入佛法的真谛,离开禅则离性空真谛,离开定则凡夫心识不止,禅定双运深入方能悟证般若法身,持咒、修观、诵经、念佛、守戒、打坐等法门,都得清净于定,如如观修,悟谛起禅,都是围绕着这个目的来得证般若空性,了脱成就之法身,所以禅修不是禅宗独有,乃至有祖师说:“禅定加净土犹如带角虎”,这实在是外行,如何能谈得上祖师二字?因为念佛一念收心,本身就是一种禅定,所以要明白,凡是佛教皆涉及禅修,否则任何宗派都将是外道,那样只会不懂装懂,就会像某位大人物,摘抄古德语录,胡编乱说,题都沾不上。凡是作为弟子向你们的上师学习的行人,你们千万要小心、要明白,跟着一个不敢应证禅修考试的上师,此人无论住在什么国家、地区,无论佛教的身份地位多高,无论是显宗什么派的法师,或是密宗什么派的法王、尊者、活佛,都属于不通佛法的问题严重、不懂佛法的人,换言之,就是外行佛教上师,如果谈不出禅修之人,除非此师是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因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本身决不是不懂禅修,他(她)们的实证功夫就是从禅定理谛中所证到的圣量,只不过他不想讲。如果行人继续跟随一个没有参加应考禅修的上师,此师又不是二星日月轮以上的大圣德,那么该行人必然与其外行造罪师同担黑业,所以凡此类人将终生取消境行灌顶,不传上乘佛法。当然,这与《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师五十颂》也有关系,因为有行人在某上师座下受了《密宗十四根本戒》,或念诵《上师五十颂》(五十法),因此怕犯戒,就不敢离开偏见邪说的上师,加上该师名头地位显赫,更是不敢不唯命是从,所以认为自己离开会犯密宗十四根本戒。记住,这类想法完全错了!是不正知见!乃至是绝对的邪见!第三世多杰羌佛多次说法:“学佛是依教如法,依释迦牟尼教,如佛说性空般若法。”是跟圣者学,依正确法义行,而不是跟凡夫,更不是跟骗子、邪师、妖孽学邪见。大家要清楚一个真理,骗子、妖孽、山精、水怪、鬼子母、夜叉、罗剎、邪恶血光鬼、神棍、巫婆等,他们都很狡猾,都会身穿佛教外衣,手持合法证件,利用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来约束弟子,难道不是这样吗?如果你们一当落在这类邪师座下守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按上师五十颂来对待前面所说的邪恶之师,能不堕无间地狱吗?《密宗十四根本戒》和《上师五十颂》,对真正正知正见的佛教上师来说,弟子如法履行确实是解脱成就的根本,比如对莲花生大师、宗喀巴大师、马尔巴大师、无我母大师等此类真大圣者去尊崇,那是功德无量的,但相反,依学表面名头地位很高或所谓一代宗师的大人物,而暗地里此人却是违背经教、说假话骗人之邪师、骗子、妖言惑众的人,以《密宗十四根本戒》的第一戒,或《上师五十颂》去尊崇对待你的邪见之师,那就与吃了烂肠药没有差别,慧命必然烂掉,该弟子一定地狱有份,因为自己以身试行,树立邪教风范,导人崇邪,助恶害生,罪大恶极!同时大家也要注意,做上师的有依教奉行的好上师,也有骗子邪恶之师,做弟子的有好弟子,也有邪恶弟子,这些邪恶弟子共分两类,一者打着他们上师的招牌,八方诈骗,他们的上师受到牵连破坏却一无所知;二者弟子为邪师鼓吹,八方宣传,种罪恶之因果。当然行人会说:“我们怎么知道我们上师是良师还是邪师呢?是骗子还是好人呢?又怎么鉴别邪恶弟子呢?”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了:“凡是邪师或邪弟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自私’,都会落入128条知见中,会为自己的利益去骗人,因此对骗子、邪恶之师或邪恶弟子的鉴别,绝不能依传承哪一派的继承人,要依该人的言行善恶,不要依转世身份的名牌地位,哪怕他是世界第一的大法王,乃至被认证为莲花生大师转世、或宗喀巴大师再来、或传为观音、文殊等大菩萨转世者,只要是违背128条知见三条以上而不改悔者,都有可能是邪师,并非真身转世者,所以也要依圣量实证,鉴别圣德证书,总之,凡落入128条知见三条以上而不改悔者,该师则不可依止,因为有可能之前所显现之圣格已受污染,步入邪途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多次说法,再清楚不过了,望大家不要糊涂,当今骗子、邪师、邪徒遍地都是,布满了全世界,混杂在西密和显宗、大乘、小乘等等教派中,尤其是与第三世多杰羌佛没有联系的那些外面的邪师,更是加倍的糟糕,妄语骗人,假话连篇,法理混乱,著述甚多却邪说充盈,乃至几十倍的恶劣妖邪、骗子成风,其中有世界著名的一、二、三流人物。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为什么要举行圣德考试?原因就在于帮助行人鉴别真假圣凡,利益行人,当今世界上邪师充盈,妖恶多,正见少,正如释迦牟尼佛说末法时期魔强法弱多遭害,第三世多杰羌佛说:“外面的邪师多,甚至跟在我名下学佛的法王、尊者、法师、居士等,其中也有我之前赞叹过的人物,由于受名利污染,也有个别成了违背经教说假话之人。”

 三、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郑重声明:“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我!”现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再次提醒大家,任何尊者、法王、仁波且、阿阇梨、法师、闻法上师等人,他们要做的佛事就是带领大家恭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学习修行,以真正利益大众来面对一切人。在当今世界,所有的佛弟子们要学佛修行、福慧增益,成就解脱,只有恭闻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修习第三世多杰羌佛所传的《解脱大手印》和《藉心经说真谛》,是最快捷的成就之路。若要避免被假的修行人、骗子所蒙蔽,就一定要上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网站(www.hhdcb3office.org),才能及时获取正确的资讯、正确的见地!!!除此之外,其它所有资讯都存在着不同的问题或严重错误,乃至罪过。

我深深感受到“获得正知正见的唯一来源就是恭闻 南无羌佛的法音!《无上殊胜法》能作为第一课,我肤浅的理解为首先是开启我们的正知正见,知见一旦正确,我们的身口意三业则不会偏离轨道,轨道不偏离,行驶方向就会正确,我们才能有机会搭乘这辆通往佛国的列车,载着我们向目的地前进!我当下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改变自己,以身表法,方能影响他人。

  第二,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成立十多年来,在宣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宏扬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哲学文化、提升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第三世多杰羌佛说:“这些都是他们的功德之举,是应该赞叹的。但是,以捐赠多少钱来决定其享受什么等级的佛法、福报,这是不符合众生根器福报缘起的。众生平等,一切众生均有学佛修行的权利和缘起,而不是以捐的钱多钱少来作定取,如果少数有钱的富豪才能学法,那众多贫穷的人就不能学法吗?要明白,真正的佛法是无私、无价的,没有买卖性质,不是买门票进去就可以学,如果以高价买高法、低价买低法,这与社会上定价卖门票传法的那些法王、活佛有什么差别呢?这还有善恶根器之分吗?如果那样,一个恶行坏人拿多点钱就能学法吗?佛教普利众生的平等性在哪里呢?基金会他们虽然请了大德传法,但是,我反感这样不合善根因果的行为,这不是录取传法的标准。传法的标准应该是哪一位佛弟子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根成熟,就是法器,因此,对于为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捐钱的善信们,你们的学法应与基金会联络,他们请什么人传法,我不参与,我不会因为你们来信要求说捐赠基金会的钱多,就为你们传大法。也许有人会问那捐钱做好事反而学不到佛法吗?不是这样,你们捐赠做好事,是功德的,至于学法,要等你们与我的法缘成熟,符合缘起善根者,我一定会为你们传法,我不会收你们的供养,更不会卖门票讲法,我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你们的服务员,但决不会为违背因果的言行而去背书。”

由于有人继续在受迷骗,第三世多杰羌佛要办公室今天再一次公告大家,其目的是真诚地希望大家学佛修行,当好人,成仁者大德,给人类、众生、世界增加和平昌盛。因此,大家要特别注意,如果今后还有打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号帮着收供养、建道场、买产业、卖东西给弟子赚弟子的钱、代转供养等,这些人无论其地位多高,那都是骗你们的,因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但不知道这些事,而且是坚决反对欺骗行人的邪恶行为!以前虽然已经公布过多次,大家还是受迷惑,今天你们张开眼睛,记在心里!第三世多杰羌佛严肃地要办公室公开转告世人:祂对一切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师、阿阇黎们公布:只要你们是出自私心,不行正法,去做不利众生的事,就不是祂的弟子,那无疑是妖邪行为!但相反,也公布给所有佛弟子,如果对你们的仁波且、法师等上师,进行不实事求是而无中生有的诽谤、造谣,不去恶扬善,就不是佛弟子,无疑是魔障。佛陀说:“所有众善男女,凡有机会见到我的一切人,不可以对我作供养!!!因为我不收你们的任何供养,我要做的事是希望大家都成善良的好人,互相关心帮助、友善,成为真正的修行人。”有的人说必须通过他才能见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其实,你们离开了真理,你们错了!有的人拿着一些法器、法物说是佛陀加持了的圣物,能帮助人,有人说等到有了新的房子后,第三世多杰羌佛会去加持,成为圣地。这种说法实在是破天荒骗人,大家可能不了解,第三世多杰羌佛到美国12年了,根本不到任何佛弟子的家里去,原因就是第三世多杰羌佛怕不遵教法之人打着祂的名号去骗人。连家都不去,还会在某人家里作加持吗?你们知道什么叫加持吗?第三世多杰羌佛说祂没有这个本事,因为这不是修行。当然,你们确实能得到佛陀的加持,但必须要明白,下面几条就是真正的加持,第三世多杰羌佛说:“你们要学习理解《藉心经说真谛》和《什么叫修行》,多帮助大家闻听我开示的法音,特别要行持《解脱大手印》两大心髓,这才是我对你们的真加持,其实这是你们修行自己证来的加持,只要这样,你们就一定受到本尊诸佛加持,我保证你们受圣法灌顶,必然学到上品法、福慧增益、得大成就!这不是我的加持力,而是因为你们修行了,是你们自己证来的,是因果使然,我无功无德,永恒都是众生的服务员、惭愧者。”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没有设立对任何修行证量测验或考试鉴定的项目,不做这方面的事,当然,经过七师十证当场考试,这是拿因果来担保发誓公认的,但办公室根据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准确信息,对金刚换体禅修法成就者,在科学仪器的检测下,只能作为基本的三师七证对开顶者的参考证据,不是最终的定论,真正确切的定论必须要通过七师十证现场考试,证明道行的证量等级,由七师十证亲身监考、亲眼所见定论真实不虚,才发给圣证书,总之是什么等级,请你们自己看持证者的圣证书,凡持有七师十证的圣证书者,无论社会上任何对他好的传言,或是非的谤言,都不影响圣德的本质,圣证书是唯一铁定标准的依据,如果是假的开顶,不显道量,十七个出家人或仁波且就不敢以堕恶道而发誓为未开顶者担保,而且每年都要考一次作为年审,是对行人的负责,以免误认失道退凡的人为圣人。根据了解喜饶根登仁波且早在十年前是颇阿法开顶插草,后来由于他的行持关系造成一些负面的传言,但是他确实在三年间学了金刚换体禅的法,目前据他们传的资料显示开了顶,但本办公室至今没有见到七师十证现场监考定论的结果,因此我办公室不能答覆该仁波且是否真开了顶。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德、仁波且,必须要清楚一点:释迦牟尼佛的四依义之一“依法不依人”,无论是什么人,受金刚换体禅境行法,只要能经七师十证考试显示合法道量过关,那确定地说就是无疑的金刚换体禅境行大圣德,如果有人对持证者非议,无论是什么人,此人绝对知见不正。至于所问到的金刚换体禅与颇阿法,绝对不是同一层面的法,颇阿法是天地之差于金刚换体禅,只是具备颇阿法开顶并不是圣德,而金刚换体禅是大圣德,所以颇阿法才只能插草表示,是没有展显实相道行的境界的。